张澜致书力邀吴芳吉书信
张涌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着名民主革命家、民盟的杰出领导人张澜先生,在其革命生涯中,不仅为中国的独立、民主、自由作出了重大贡献,而且在教育方面也有着突出成就,被民盟中央原主席史良称为“杰出的人民教育家都主要从事教育工作,创办学校”。张澜的大半生时间。朱德、罗瑞卿都是他的学生,后人称之为“蜀中学子半门生”。1926年至1931年,张澜成为国立成都大学(四川首任大学前身)校长。

1925年12月,在张澜多方奔走下,四川省政府从盐款中拨出60万元作为成都大学办学经费,促成了成大的诞生。1926年4月,张澜被省长公署委任为成大校长。他提出“打开夔门,欢迎中外学者来川讲学”的口号,以改变四川人才交流困难的状况。在聘任贤能上,张澜不论政治信仰、党派关系、学历高低,只求真才实学。因此当时在成大的教师中,有共产党员,如杨伯恺,也有国民党的黄季陆、青年党的李璜。对于崭露头角的新派学者,他更是顶住压力,坚持礼聘到校,如被清华学校开除、无大学学历的“白屋诗人”吴芳吉。

吴芳吉是重庆江津人,1896年出生,世称“白屋诗人”。十三岁写出名噪全川的《读外交失败史书后》,被誉为神童。 1910年,吴芳吉凭才华考入北京清华园留美预科班。1912年因抗议美籍教师无理辱责因病缺考的中国同学,吴宓和吴芳吉等十人被选为罢课代表。吴芳吉年纪最小,仿骆宾王《讨武曌檄》,撰写《讨校长檄》,署名求公道。后拒绝认错被校方开除,时年16岁。这以后,吴芳吉一边读书,一边创作,一边从教,从教足迹遍全国。他凭自己的学识声望和至交好友吴宓等的介绍,作过中学教员、大学教授。先后受聘于西北大学、东北大学、成都大学、四川大学等名校任教,并与重庆籍教授一起创办了重庆大学,任文科系主任。他是享誉一时的诗人,创作了着名诗作除《婉容词》、《两父女》、《护国岩词》、《巴人歌》等,被公认是20世纪前半叶着名的诗人、文论家、教育家。

对吴芳吉才学人品深为认同的张澜力邀吴芳吉到成都大学任教。1927年应张澜先生邀请出任成都大学中文系教授兼系主任,直到1931年离校回江津,期间虽有反覆、或兼筹重庆大学,但主要教职在成都大学。在此前后,张澜多次致书吴芳吉本人、吴的母亲、吴的挚友吴宓等,内容多为力邀、挽留吴芳吉。 

此前,1925年,吴芳吉经挚友吴宓介绍到西北大学任教,值军阀混战,西安被围200多天,1927年底解围后随吴宓到北京,留任东北大学。1927年9月20日,吴芳吉应张澜之邀到成都大学任教。沿途还写了《赴成都纪行》等诗歌。在成大,学生们十分欢迎他,上课座无虚席。成都各校纷纷邀请他任教。为了生计,吴芳吉还兼任了华西大学、敬业学校、成都第一师范等教职。在声名鹊起时,也遭小人嫉妒,1928年寒假便返回故里,应聚奎学校邀请修校史,似有不返之意。张澜闻讯很着急。1月19日致信吴芳吉:

“共处数月,相见恨迟。临行之约,务希俯从。太夫人处,谨奉数行,藉候起居,并请慈命为四川文化前途及莘莘学子留先生也。现校中应行整顿各项,业已积极办理,颇有端绪,并请先生于讲席之外,担任本科中国文学系主任。先觉先知,为乡贤劳,当亦先生之所许可。此后教程计画,亟待高明指导一切。春初务祈早日莅校为祷。”

正如信中所言,张澜当日还为此致信吴芳吉的母亲吴太夫人:

“久仰慈晖,未遂瞻拜。令公子英年绩学,海内知名。历主讲坛,蜚声黉序。凡识先生者,莫不谓化雨春风皆出自太夫人之训迪也。”

张澜从“关系四川文化前途甚钜”、学子瞻望、尽孝方便等角度意图说服太夫人“早止芳吉先生外省直行”。

吴芳吉似乎并未被说动。4月13日张澜再次写信:

“去冬判袂,一再挽留不得,旋复函请。萱堂代为敦促,亦不见纳。初以台端志在四方,未便强人以所不欲。近闻孝思不匮,又值国步多艰,依然奉母以家居,未遂出山之远志。而敝校今年行课已两周矣。各系照常,且有进步,独中国文学系自前主任向仙乔君辞职后无人继任,以致教材艰于物色,至今尚付阙如。成大为西南文化最高学府,以中国国立之大学,而于中国文学系,不惟不能继长增高,而乃听其退化,甚至无以维持现状,敝校固无以解惭。吾川不乏教育大家,而亦坐视文学倾頽至于此极。质之台端,爱护乡国、乐育英才之初心,未必不怦怦有动。用特再以本校中国文学系主任相屈。谨以草率之书藉作蒲轮之迓。如蒙允诺,惠然肯来,既上慰门闾倚望之殷,亦足表桑梓恭敬之念,不独本校感荷已也。”

期间,闻听吴芳吉与吴宓有清华大学之约,张澜当即连书两信分别致书吴宓和吴芳吉。张澜致书吴宓: 


1页    共1

发表日期: 2018年10月    来源: 张澜网站

[推荐给我的朋友]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