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梁乔山先生书(新版)
张 澜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上略﹥数年以来,常觉人类之至不平等者,莫如以少数人垄断权利,而役大多数人如牛马,鞭笞刲割,日取其骨髓膏血以供其淫奢逸乐之资,而视为当然。若以为智识阶级之故,大多数人何以缺乏于智识,此其咎固不在彼,而不能责此少数号称有智识自居上流之人,未尝实施其普及之教育也,去岁至京,颇闻人言社会主义,欲一知其底蕴而苦于无书可读,刘南陵君谓英文书中多有之,又不能读,以此恒用怅惘。先生乃一旦示之以正鹄,导之以条理,牖启愚蒙,正如行五里雾中,忽得晨曦之照射,快何如也。

 窃意吾国社会革命之祸,为时必非甚远。吾国产业犹未发达,尚无大资本家之肆虐,诚较欧美为幸。然频年变乱,地方不宁,百业凋弊,民众生计之窘苦十倍于欧美工人,此足以促起社会之革命者一也。俭朴自足,则鲜生争心。近来奢靡之风日盛,渐由都邑商埠施于乡僻,消耗既大,物价益昂,个人经济恒不足供其费用,此足以促起社会之革命者又一也。欧美财产阶级悬殊,致起社会之不平,然其政治良善,尚足缓和一部分不平之心。吾国新起之资本家,无一非政治当局,资本与政治合而为一。民众既对于政治之恶劣而积怨毒,更对于财产阶级而生其不平,此足以促起社会之革命者又一也。国中游民繁滋,一部分化而为兵,一部分流而为匪,扰乱治安为害甚酷,非亟发展实业,不足以安置游民,已成普通之论,而亦当轴者之所稔知。故民生主义,亦尝见于某钜公之煌煌大文,然一察其实,则今之兴办实业者,盖可名之为贵族实业,强权实业,其实无与于民众,不惟不求所以利民,而反夺民之利,此足以促起社会之革命者又一也,夫果真能以社会主义而为社会革命,忍须臾之痛,能得长久之安,虽痛亦何害。惟今日之民智既不免榛狉,民气又浮动而不能静,游民日增,生计日蹙,一旦社会主义之潮流汹涌澎湃而来,盲动盲从,徒袭社会主义之名词,揭社会主义之旗帜,而肆行其掠夺杀戳之惨,其祸之广延迅捷,当有数十百倍于近年之以土匪而冒护法靖国之名荼毒地方者,默想彼时,不知国家作何景象也。

 为今之计,政府所执之政策,应急倾注于社会方面,力为民众谋裕其生计,毋使不均。并须速求教育之普及,使民众关于生计得有相当之智识,自由发展。而先知先觉诸人,则将公平正确之国家社会主义着为书报,发为演说,介绍于我国民,使咸晓然于社会主义之真,非同于强盗土匪之掠夺。盖必先求避去无意识之社会革命,使社会秩序不至大破坏。而民众之智识足以赴其途,则公平正确之社会主义自可徐见于事实。今之执政诸人能否如吾所云去其官僚政治敷衍之积习,及其营私罔利之心,而为民众谋福利,应不待智者而后知,而此公平正确之国家社会主义,何法能使输入于国民之脑海,而企图秩序之进行,则先知先觉诸人不能不速负其责任。要之恶社会主义之名而欲加以遏绝,堙洪水者徒增滔天之祸,羡社会主义之善,而欲骤见实行,揠苗长者必有立槁之优,斯则鄙人所为鳃鳃致虑者也。



1页    共2

发表日期: 1919年4月28日    来源: 《张澜文集》续集 谢增寿 何尊沛 张广华 编

[推荐给我的朋友]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