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子贵义
张澜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数年来喜读《墨子》,深悉墨子的思想行为,全以义为主。他那义的内容,就是兼相爱交相利。惟兼爱交利可以使天下富而无贫,所以墨子之言经济是要民用皆给;惟兼爱交利可以使天下治而不乱,所以墨子之言政治是要一义上同。这是他的创说。后来因被儒家排斥,又为封建君主所不容,遂隐而不显,毁墨颂墨者皆多误解。今当清理古代文化剔除其封建性的糟粕,吸收其民主性的精华之时,爰研考旧文,写成《墨子贵义》一篇,以阐明墨之本旨。如有不合之处,其望时贤予以教正。
  墨于旧文之有错讹者,多依孙诒让《墨子间诂》改正。

    张  澜


    第一  墨子之为义

   墨子生当春秋战国之际,目睹天下之人,“别相恶,交相贼”〔1〕,争战频仍,刑政敝乱,尤其阶级显分,造成社会的贫富不均的恶劣现状。一方则“强必执弱,富必侮贫,贵必傲贱,诈作欺愚”〔2〕,亏夺民财以供少数人奢侈逸乐。一方则“饥者不得食,寒者不得衣,劳者不得息”〔3〕,普遍地民不聊生。他志切救世,常仰慕古圣大禹思天下有溺者由己溺之,不惮形劳天下的盛德。于是拿出他的“贵义”主张,劳身苦志,毅然以“为义”来改造社会,“求之不得,虽枯槁不舍也”〔4〕。他说:“万事莫贵于义” 〔5〕。又说:“所为贵良宝者,可以利民也,而义可以利人,故曰义天下之良宝也。”〔6〕又说:“义人在上,天下必治,上帝山川鬼神必有干主,万民被其大利。”〔7〕他以为“义利,不义害”〔8〕,义是利人,不义则害人。义于国家人民非常重要,只有“为义”才能够“与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所以他当“天下莫为义”之时,“独自苦而为义”〔9〕,更不断地迫切地“教天下以义”〔10〕。他是要消除天下之人“别相恶交相贼”,致陷于争战贫乱的悲境,改造成为博爱平等互助和平的新社会。他所言的义,就是他持以改造社会,而以“兼相爱,交相利”为治天下的一大原则。惟兼相爱,乃能人人平等,而阶级之分可泯,惟交相利,乃能人人互助,而贫寡之患可除。墨子之为义,就是要发展人类的博爱心理,而使世界得到持久和平。


    第二  义之实为兼爱交利

    墨子说:“仁人之所以为事者,必兴天下之利,除去天下之害,害何用生,以不相爱生”〔11〕,是必相爱而后能利天下之人也。墨子以为能爱人即能利人,不能爱人而只知自爱,即必不能利人而只图自利。他说:“圣人以治天下为事者也,不可不察乱之所自起。当察乱何自起,起不相爱。臣子之不孝君父,所谓乱也。子自爱,不爱父,故亏父而自利;弟自爱,不爱兄,故亏兄而自利;臣自爱,不爱君,故亏君而自利,此所谓乱也。虽父之不慈子,兄之不慈弟,君之不慈臣,此亦天下之所谓乱也。父自爱也,不爱子,故亏子而自利;兄自爱也,不爱弟,故亏弟而自利;君自爱也,不爱臣,故亏臣而自利。是何也?皆起不相爱。虽至天下之为盗贼者亦然:盗爱其室,不爱异室,故窃异室以利其室;贼爱其身不爱人身,故贼人身以利其身。此何也?皆起不相爱。虽至大夫之相乱家,诸侯之相攻国者亦然:大大各爱其家不爱异家,故乱异家以利其家;诸侯各爱其国,不爱异国,故攻异国以利其国。天下之乱物,具此而已矣。察此何自起,皆起不相爱。若使天下兼相爱,爱人若爱其身,犹有不孝者乎?视父兄与君若其身,恶施不孝?犹有不慈者乎?视弟子与臣若其身,恶施不慈?故不孝不慈亡有。犹有盗贼乎?视人之室若其室谁?视人身若其身,谁贼?故盗贼亡有。犹有大夫之相乱家,诸侯之相攻国者乎?视人家若其家,谁乱?视人国若其国,谁攻?故大夫之相乱家,诸侯之相攻国者,亡有。若使天下兼相爱,国与国不相攻,家与家不相乱,盗贼亡有,君臣、父子皆能孝慈,若此则天下治”。〔12〕他以为人皆自爱自利,则别相恶交相贼,而天下乱。人皆爱人利人,则兼相爱交相利,而天下治。所以他说:“凡天下祸篡怨恨之所以起者,以不相爱生也,是以仁者非之。既以非之,何以易之?曰:以兼相爱,交相利之法易之。”又说:“今天下之君子,中实欲天下之富而恶其贫,欲天下之治而恶其乱;当兼相爱,交相利,此圣王之法,天下主治道也,不可不务为也。”〔13〕墨子目睹当时社会的贫乱交加,民生痛苦,就不能自已的想要改造社会。爱人是改造社会的动力,利人是新社会成立的根基,“爱人者人必从而爱之,利人者人必从而利之,恶人者人必从而恶之,害人者人必从而害之。”〔14〕准能兼相爱,交相利,而后可以使天下富而无贫,治而不乱。
    何为义?  《经上云》:“仁、体爱也,义、利也。”以爱利分释仁义,盖分言之:则爱生于心,利资于物。合言之:则爱与利互相成而为义之实施。详言之:爱人利人,亦即为仁之全体大用。特是儒家重在言仁,以为“爱有差等”〔15〕;又反对言利,以“喻于利为小人”,谓“放于利而行多怨。”〔16〕。又谓:“有仁义而已,何必曰利”〔17〕,此单就亏人而自利者言之,故《大取篇》云:“圣人有爱而无利,儒者之言也”。墨子重在言义,其义以兼爱交利为主,天下无人不爱,无爱不利,乃是人与人间博爱平等互助和平的实现,所以能合天下之万民而上同也。何以知墨子以兼爱交利为义?  《经说上》释义、利也,云:“义、志以天下为芬,(孙诒让云:芬、篆文作仑,与悉形近,疑当为怣之误。(怣,古爱字。)而能能利之,不必用”。志以天下为芬,即志以天下为爱,必以天下为爱,是谓兼相爱。盖墨子理想的社会,视人若己,无国与家与身之别,只有人类,只有天下。放《小取篇》云:“爱人、待周爱人而后为爱人。”周爱人,谓必尽


1页    共8

发表日期: 1948年    来源: 张澜文集

[推荐给我的朋友]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