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的舵手——张澜(解放前旧文)
程芹
【字体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提起张澜先生,大家都知道是中国民主同盟的主席也是中国民主运动的领袖,但是有一部分人对于他过去的历史,以及生平的为人,还不大清楚,本社特约程先生写这一篇文章介绍。同时,还有民盟中委范朴斋同志也写了一篇文章,刊登于上海出版的人物杂志上,可以参阅。
编者


中国民主同盟的领导人物中,拥有众多的着名学者和政治家,为什么他们要始终爱戴这位七十五岁的老人张澜作主席呢?——不认识张澜先生和不了解民盟内部的人们,常常有这种疑问。对于这一疑问有解答是:一方面由于民盟的前身是几个政团的组合体,而他是一个无党无派者,加之年高德劭,在领导全盟时的制衡作用上,为最适当的人选;另一更重要的因素,是由于他过去的光辉历史,在政治生活上所表现的坚贞与远大眼光。


谁都知道“组织联合政府”这一主张,民盟提出的时期比毛泽东对这问题的 演讲,要早一年多,这理想虽因政协议案被人撕毁而未见诸事实,但张先生远在三十年前即已躬亲实践过。民国六年他任四川省长时,他的秘书长是潘大道,是一个国民党党员,这事惹起他的进步党同志们不满,他晓喻他们道:“四川人材,屈指可数,如因党藉而排他,政治上不得人尽其材,岂非害了老百姓!政党不是私人权利集团,乃是为了造福人民。”又民国十八年他任成都大学校长时,所聘教授几乎各党人士均有,真可谓唯贤是问。计有青年党的李璜,陈启天,魏时珍等,国民党的熊晓岩等,有保存国粹的林山腴,有“打倒孔家店”的吴虞,共产党员亦有,以致当时的成大有“租界”之称,一切被认为“思想有问题”的学生与教授,都以该校为避难所在。


他最早的实际政治活动,是清末在四川领导的保路同志会,为反帝反封建而斗争。(熟悉这段史实的人,公认这一事件为辛亥革命的导火线。)他曾被当时的川督赵尔丰以祸首罪名加以逮捕,连同其他同志受审时,他虽双手被反缚,颈上被交放马刀,胸口背被抵着洋枪,但仍面 不改色,泰然自若。赵本想逼他投降自首,从轻发落,以平民愤,孰知他慷慨激昂,理直气壮,侃侃而谈,决不屈服,赵被说得面红耳赤,莫可奈何,只得于终审退堂感叹道:“张澜这人,太横强了!”是的,他就是这样一个为真理而“横强”到底的硬汉,正义之所在,从不曾为威武所屈,这种大无畏的精神,直至数十年后的今天,老而弥坚。
三十二年参政会几被执政党员以压倒优势控制一切时,他毅然领头与其他在野党派参政员在会中作狮子吼, 为提出国民党党员不由国库支付,取消特务,政治民主化,军队国家化……等切中时宜的提案,大声疾呼,据理力争。提案虽未能提付表决,但政府却做出准备结束党治的姿态,表示国大可尅期召开,参政会并成立宪政期成会的组织,一若中国政治正向民主大道迈进,但事实上在大后方的情形却每况愈下,他在这当儿发表一本小册子,名为“中国需要真正的民主”,予现实政局以当头棒喝。此书当时曾在西南各省秘密传布甚广,昆明延安均加翻印,当局曾密令各地查禁没收,蒋主席看了此书后,并曾召见,劝他“不要上了共产党的当”。三十四年八月,蒋主席约他面谈国是,他毫不客气地讲主席实践“诚”的道理,他说:比如政治民主化,军队国家化这个口号,就应该马上有诚意去实行,如一面口里说党部退出军队,一面却广拉军队长官入党,甚至把带兵大员统统变为党的中委,这是把“党化军”变成“军化党”了,这即是不诚!这一席逆耳之言,据说曾使蒋主席听得很难为情,连在旁陪坐的吴铁城,也不禁为他这股耿直的功儿发出敬佩的微笑。


去年三月间,重庆的民主人士们在广东酒家举行过一次盛大的宴会, 为的是欢迎李济琛先生抵渝及廖承志先生等出狱和李公朴先生在较易口挨打后伤愈康复,席中他被邀致词,他只说了两句简单的话:我们要提防“大骗小骗,大打小打。”当时的政局虽微显逆流,大家还对前途寄以厚望,随后局势日非,再加年来的恶化事实,他的话不幸而言中,可见他的眼光何等高远!
去冬国大召开前,所谓第三方面拆了多,民盟对国大提名单事受着严峻的考验,他这时在渝大病初愈,对国是忧心忡忡,寝食不安,深恐在京的民盟总部上人家的圈套,特函电纷嘱时当小心提防,十一月十二日晚八时他从蓝家庄打来一个长途电话,但民盟的几位政协代表适不在家,仍为和平本作最后的奔走,接电话的人是别的干部,他在电话筒中用斩钉断铁的口吻说:“我们同盟必须在政协决议程序全部完成后,才能参加国大,否则就失去了民盟的政治立场,希望大家要万分慎重,不可稍有变动!”次日全国各报刊出民盟不参加国大的消息,他笑眯眯的天真地向同志们说:“很好,很好!我昨夜一夜都没睡着。”由此足见这位老舵手在船行遭遇惊涛骇浪之际,是多么的镇定和精明!


他的思想体系,仇者每诬为共产主义者,其实他所受的教育与生活背景,仍以儒家的影响较深,不过也接纳了新的社会科学理论。他曾着有一书,名“说仁说义”,对儒家的伦理与政治思想有很多新颖的关系。他对民主一词所作的定义是:“尊重他人的长处,不维护自己的短处,随时随事自省,把人当人待,这即是民主。”论到中共的整风运动,他说:“中共的说服运动,坦白运动,是以孟子的性善说为出发点。”又评当前的统治者道:“假如国民党自己实行了三民主义,不会有今天这么大的共产党。”他常赞颂李公朴,闻一多,李敷仁,孙中原诸同志宁死不屈,是保存了中国传统的“浩然正气”。他常说他一生坚持八字三语为做人之道,八字即“宽容,忍耐,坚定,明达。”三语是“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有人问他在今天中国政局的大漩涡中,如何才能作到他说 的八字三语?他说:“‘无欲则刚’,一个人把自己,摆在最后,自然无欲,无欲就能将客观的是非看得清清楚楚,怎么会失足落水?”所以他的为人与政治思想,是由中国固有文化的优良传说而形成,而实行,可惜那般口称“恢复固有道德”的人并不实行,别人做到了却视之为眼中钉。


他的私生活可说是墨者:他因出身寒微,始终自奉节俭,故虽


1页    共2

发表日期: 1947年    来源: 《现代新闻》1947年第1卷第1期

[推荐给我的朋友] [关闭窗口]